全本书屋>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> 探险小说 > 苍白之手 > 第四百七十一章 夜入临高

苍白之手:第四百七十一章 夜入临高

小说:苍白之手作者:牙齿

    人精似的店小二,立即明白自己惹上一位江湖大豪,膝盖蓦地酥软,差点站不住想要跪下。

    鲁斌轻轻抬头,就有一股无形的力道,将店小二软化的身躯托起:说吧!说好了,这块小金饼就是你的。

    店小二浑身一个激灵,眼里只有金灿灿的黄金,浑然忘记来人是江湖大豪的身份,将说过几万遍甚至十几万遍的说辞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鲁斌听一句,就夹一口菜,喝一杯酒,在客栈一众酒客不敢置信的目光中,犹如风卷残云地将满桌的荤素菜全部吃光,连多余的骨头都嚼酥烂地吞下。

    店小二说到半途,就发觉生面孔的客人与众不同,单单是十人份的饭量,由始至终干瘪如常的肚子,蓦然发现此人并非江湖大豪,更像是游戏人间的

    机缘啊!莫非此人来自海外仙山,前来红尘俗世走一遭,点化凡夫俗子的仙人?

    鲁斌却没有理会店小二游离的心思,摸了摸肚皮,一声赞叹:一顿饭,好饱!

    说完,他就取茶水漱口,用随身的方巾抹嘴,仔细折叠收回原位,缓缓站起身,往客栈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店小二想要伸手去捞,怎么可能抓地住,几次努力都是白费功夫,才明白自己与仙缘失之交臂,想要追出客栈大门,双脚生根似的站住,顿时明白此乃传说中的仙人禁制,脸上浮现悔恨不已的神色。

    酒店、客栈、饭庄,此类三教九流混杂之地,都是各方势力搜集情报的好地方,盏茶功夫,同福客栈来了一位高人的消息便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期间,不少江湖高手前来客栈一探究竟,多数人看见柔软的金饼嵌在桌面上,都是掩面而走。老实说,他们是被吓坏了。

    如此精纯的掌力,已到了收发自如的境界,略过举重若轻,举轻若重的境界,臻至轻重由心,神乎其技的极境。

    莫非真是仙人?

    入夜时分,临高城里不设宵禁,高门大院的灯笼烛火越发清亮。不过,灯光照不到的暗处,不计其数的江湖人,在城中大街小巷往来梭巡,脸色焦急地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寻获无果后,恨恨不已得直跳脚。

    鲁斌还在步行消化今晚的酒食,偶尔露了行藏,就一迈十步地消失在城道转角。亲眼目睹的人忍不住惊呼缩地成寸,随即不敢声张,自顾自地追索下去,完全不给其他人寻获的机会。

    把江湖人戏弄地够呛后,瞧着夜空月至中天,鲁斌立即明白已是夜半时分,觉得自己有些过分,才在一家城中客栈前停下。

    之所以停步,却是因为鲁斌看见客栈的匾额,偌大的悦来两字,白纸黑字十分显眼,立即明白自己来到多元宇宙华夏专属的连锁店。

    总有一天,我也要开一家遍布诸天万界的连锁店,打响自己的招牌。

    亡灵船暂作停留后,立即离开镣铐罪人盘踞的放逐之地,一路向北穿过千岛海域,闯进中土地界。

    尽管世界的核心向西偏移,不过文明光辉照亮历史黑夜长达两千年的中土帝国,依旧焕发出勃勃生机。

    鲁斌解开艺人面罩,恢复自己的本来面目,在琼崖岛顺利登岸后,随手一挥令亡灵船返回埋骨之地,便意态闲散地走向附近的人烟聚集地。

    离开野草丛生的海滩,周围的渔家高脚屋渐渐变多,门前晾晒着粗麻编织的渔网,由于缺少人手,竟然没来得及收拢。

    鲁斌任凭凉爽海风徐徐吹来,途经一户人家时,忍不住伸手取来一件长衫,原本浅青的质地,颜色已洗地近乎发白。自从他换上衣衫,整个人的气质悠然转变,内心深处犹如雷霆轰鸣,仿佛听到来自远方的呼唤,顿时停下脚步,还未仔细去想,已是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尽管还未入夜,路上的行人却渐渐稀落,体质暗弱的人更是忍不住打着哆嗦。鲁斌看着远处的城墙轮廓,城门正中有两个大字,临高。

    鲁斌忍不住有些好奇,左右扫视都没有发现超乎时代的文明痕迹,自嘲地嘴角遗笑,慨然走近城里。

    守门的弓手看见陌生人原本想要阻拦,却被他身边的老搭档伸手阻止,暗中轻轻摇头示意别轻举妄动。他是经验老到,看出来人气度不是庸碌俗人,哪怕行装怪异,也当作僧道奇人一流,不想多生是非。

    鲁斌隐约听到两人的争执,都与野蛮人政权的规定有关,完全不去理会,就近找到一家兼营住宿、货运的客栈,抬头看见同福二字,心里暗笑,却也迈开步伐走进去。

    店小二立即迎上来,脸上堆着职业笑容,带着口音的官话麻利地脱口而出:客官里面请,您是打尖?还是住店?

    鲁斌愣怔片刻,这还是他漫游时空多年后,第一次听到熟悉又陌生的乡音,甚至无需使用通晓语言,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,轻轻点头:打尖!来一份本地的招牌菜。

    店小二迎来送往多年,也在摸爬滚打中磨练成人精似的人物,瞬息之间,就判断出容貌俊秀的客人必定不是临高人士,甚至不是琼崖岛的居民,而是来自中土的游客。

    他心里暗自欢喜,准备下手宰肥羊,连忙抽下挂在肩膀的布巾,在靠窗的桌子简单清理几下,伸手延请客人落座。

    鲁斌见惯了大场面,兼且阅人无数积累的丰厚经验,立即看出店小二的心思,他玩心大起,也不去揭破,就在自己的座位待着,品尝客栈免费供应的茶水。

    清苦的味道,瞬间令记忆中的某个部位苏醒,鲁斌忍不住闭上眼睛,长长地舒出一口气。随后,他听到一阵疾走的脚步声,还有杯盘碗碟筷放置的杂音,缓缓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鲁斌看着面前满满一桌子荤素菜,即使是他也不免露相。入眼竟然是一整条烤地金黄的乳猪,占据桌子的大半位置,仔细地切成二十四份。一盆斩料后拼凑回去的烤鸭,外表油光发亮,香气扑鼻而来。又有鲜绿嫩翠的通心菜,用热水烫过,佐以蒜泥,淋过香油,仔细嗅闻,就有一股幽香浸透心脾。还有酒杯大的牛眼螺,煮熟后取肉切碎,用红辣椒爆炒,单单是看一眼,就让人流口水。

    此外,还有江湖人必点的白切牛肉,份量也是一斤有余。一瓶女儿红,佐酒的油爆花生米,香干芹菜、酸甜藕片,都是份量十足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