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> 最近更新 > 初代吸血鬼物语 > 第75章

初代吸血鬼物语:第75章

小说:初代吸血鬼物语作者:星辰漫漫

    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?

    千年前秦曼只是他延续生命的工具,千年后她只不过是自己成就霸业的垫脚石,可为什么看见她眼底的失望和痛苦,修名发现自己竟然开始有些心慌。

    那日在书房,你说叶谨晨心狠手辣,连孩子都不肯放过,可是从头到尾我都没有提过孩子半个字,你是怎么知道现场还死了个孩子,除非你事先就知道,或是说你当时人就在现场。

    秦曼说完试图从他脸上看到半点惊慌的神色,可令她失望的是,修名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难怪那日在书房,秦曼听他提起孩子,脸色有些不对劲。他知道叶谨晨和萧洁去了王刚家,立马让任凡带人跟了过去,等叶谨晨和萧洁走后,任凡下令杀了所有人,照片也是他让任凡派人送过来的。

    仅凭这点你就开始怀疑我?

    修名本以为自己可以借此机会让秦曼对叶谨晨彻底死心,没想到反而是他自己先漏了马脚。

    当然不是,我真正开始怀疑你,是从你在炼狱堂受刑、受伤开始。从隋阳来找我救你开始,我就隐隐约约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在地牢看见修名身受重伤,秦曼心里又惊又怕,可事后冷静下来,她仔细想了想,从有人往家里寄照片开始,到修名受伤。所有事都在针对叶谨晨,背后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,在操控一切。背后之人对她十分了解,知道怎么做会让她和叶谨晨之间发生矛盾、争执。

    原来秦曼早就已经开始怀疑他了?不过她把情绪隐藏的很好,修名愣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不过,修名想不明白自己究竟哪里露了破绽,让她对自己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看见你受伤,我确实慌了,不过我和小晨在一起生活了千年,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。作为初代吸血鬼,明知道我是不死之身,不会轻易受伤。可他依旧把我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孩子,事无巨细的照顾我生活中的一切。

    秦曼想起往日生活的点点滴滴,声音一度哽咽:他从来不愿做让我伤心的事情,所以即便知道你被关进了炼狱堂,我却一点都不担心,因为他知道,你受伤,我会难过、自责,所以他怎么可能会对你动手。

    看来是我低估了你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。

    同样他也错误的高估了自己在秦曼心里的位置,秦曼对叶谨晨无条件的信任让修名心里很不舒服 ,他们两人之间这种特殊的感情似乎谁都插不进去。他知道秦曼一直在找他,这也给了他足够的自信,接近秦曼,拿到钥匙和地图。

    所有的事情都在按照原定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,不过有一点他计算失误了,他没想到秦曼这么固执,迟迟不肯把钥匙和地图交给他。

    你没还有回答我,她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,是你向皇帝提议拿我做实验?千年前究竟是怎么回事?秦曼手指着澜清,眼神凌厉的看着修名。

    修名是徐福徒弟不假,她明明记得当年研制不老药的事,徐福一直瞒着他,没有告诉他,可为什么澜清会说修名也有参与。

    你这么想知道,那我告诉你。澜清笑的十分得意,她迫不及待想要看到秦曼知道真相后,伤心欲绝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老药药性刚烈凶猛,皇帝年事已高,身体无法承受这么强的药性。所以皇帝决定在皇子、皇女中找一个人代替来试药。而他膝下众多皇子、公主中只有你最不受宠,自然是用来做实验的最佳选择。千年前你和师兄的相遇并非偶然,而是经过细心安排的,一切都在我们的计算当中。澜清看见秦曼面如死灰,脸上的笑容越发明媚起来。

    秦曼听完感觉自己头受到了重击,整个人大脑一片空白,她死死咬住下嘴唇,流血的痛感让她把思绪重新找了回来。她强打起精神:那你去牢房看我,被徐福抓住打的半死不活,也是在骗我。

    当然,你当初不肯吃药,整了多少幺蛾子,砸了多少药碗,搞得徐福焦头烂额。还好师兄想到办法,两人合演了一出苦肉计,否则你怎么肯乖乖合作吃药。

    澜清一想起那段日子,师兄花各种心思讨好秦阴嫚,她就恨得牙痒痒。她和师兄青梅竹马一起长大,师兄还从来没有对自己这么好过,要不是知道他在演戏,她还以为师兄真的对秦阴嫚动了心。

    秦曼耳边嗡嗡作响,她红着眼看着面无表情的修名,他的心是石头做的吗?要不然怎么看不到一丝波动,原来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,在他心里,自己丁点儿位置都没有,只不过是一个利用的工具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问题,既然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之中,皇帝要杀我的时候,你为什么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?当时你被利箭射中,差点丢了性命,别告诉我这也是你计划中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说她不甘心也好,垂死挣扎也罢,不把这个问题问清楚,秦曼怕自己不死心,心里仍然残留一些不必要的幻想。

    你咬死了人,皇帝把你当成了吃人的妖怪,他害怕你报复他,所以想要除掉你。要是不把你救出来,我们之前的辛苦不就都白费了吗?要是不救你,我们两个怎么有机会长生不老,活到现在。

    秦曼打断自我感觉良好,万分得意的澜清:我在问他,不是你。他自己没长嘴吗?什么话都要你来替他说。

    秦曼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澜清一眼,澜清被她目中无人的态度激怒了,她想要上前理论,但是被修名伸手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澜清畏惧修名,不敢反抗他。只能无奈的把怒气忍了下来,在让秦曼嚣张、得意一会儿,等拿到钥匙和地图,不需要她的血维持年轻美貌,她第一件事就是动手杀了她。秦曼一天不死,她心里一天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既然你已经什么都知道了,我也就没必要在拐弯抹角,遮遮掩掩下去。交出地图和钥匙,我可以放你走。

    澜清听到修名要放秦曼走,立即不满起来。修名看了她一眼,澜清被他冰冷的眼神吓到,不敢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秦曼静静看着修名,拿出修名送她的凤凰桃木簪,从修名送她那天开始,她就一直带在身上。

    你为了骗我,还真是用心良苦。修名,在你心里,可有一丝在乎过我?

    秦曼一直在心底默默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在修名面前哭,可到了最后还是没能忍住。

    她想如果当时她没有和修名逃出来,直接死在皇帝手里,是不是就彻底解脱了,不用活的这么累,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心如刀割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