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 最强丹神 小说 > 男宠小说 > 高处不胜寒 > 第三十七章 兰台公子

高处不胜寒:第三十七章 兰台公子

小说:高处不胜寒作者:北雪撒盐南飞絮

    顾翦瞪着眼,看看她,再看看小船,心里沉甸甸的坠着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小船靠岸,船首上的人轻轻一跃,跳上岸来。顾翦实在是想扑上去将他擒下,却见嬴湄风态潇洒的上前曰:月夜孤身探秦营,兰台王千岁,你真是风雅而勇武啊。

    那人原是微微吃惊,及至听了这话,倒大大方方的走出来。

    究竟是敌不过好奇心,顾翦张目一望,顿时呆住。来人俊美致,足令女子失色;最动人处,则是那双丹凤眼,恍如含情,媚如烟波,眼珠只那么一定,脉脉情愫便把人魂魄勾掉!更兼身如玉柱,仪态翩然,——实是男子中绝无仅有的姿容!难怪见过他真颜的人都不肯以爵名呼之,而美称曰兰台公子!

    顾翦发愣的当口,寒水依旧站在暗处。他不是不惊讶,可一想到在分开的八年里,还有许多这般的人,都是她在他无法相随时所认识的恶魔弟弟复仇记笔趣阁,心底便有了一丝道不明的惆怅。故,他侧着耳,用心倾听。

    千岁既然来了,且到营帐内叙叙旧情,可好?

    不好。那种地方乃萧杀之地,岂有旧情可叙。

    呵,千岁想怎样呢?

    兰台公子盯着嬴湄,凛然道:明日就要开战了,今夜前来,不过是知会你一声,就当作是谢你当年所为。

    闻言,嬴湄倒笑了:千岁,你若真想攻打秦军,怎不早点渡河?便是没有船只,然这颍水两岸,多的是青竹茂林,要扎竹排或是搭建木桥,都是极容易之事。此刻孤身犯险,却是为了告之日期,这可不是燕国的柱石将军所为呀。

    兰台公子俊美非凡的脸晴不定,冷笑道:嬴湄,你以为本王当真不敢攻秦?或是,本王就此落在你手里?

    嬴湄缓步上前,因正对着明月,她的眸子闪出琉璃珠般纯粹的光:千岁,你想到哪里去了。战不战,全在你一念之间,怎轮到我指手画脚?我不过是想,咱们也算旧识,这许多年不见,或许有些往事可以叙一叙。看来,是我唐突了,冒犯到千岁之处,还望千岁见谅。说罢,她躬起身,恭敬揖礼。

    兰台公子面色微变,逡巡着上下打量她,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千岁,多承你今夜前来传话,嬴湄感激不尽。现下夜深露重,于身子有碍,请回吧。嬴湄跨出一步,偏开身子让道的同时,顺手将一斜横出来的树枝轻轻拨开。

    刹那,兰台公子的心狠狠的顿了一下。再看向嬴湄时,眸子里已是百感交织:六年了,在他变得越来越心狠手辣的时候,他就已经不再期望她还保持着原来的模样,也不愿意费心思猜测她变成了什么样;偏偏这一重逢,有些地方,她居然丝毫不改。

    嬴湄,耳闻着一桩桩与我有关的事,你怎么想?又怎样看?

    可惜,那个女子已站进树里,面目模糊,身影暗淡,就像一幅晕染开的水墨画,叫人补救不及。

    他咬咬牙,从她跟前走过。谁想头昂得太高,忽然踩错了地方,脚一歪,就往边上栽去。一只手及时抓住他的手臂,虽然软绵绵不见力道,却让他得以稳住身形。他微微侧目,果不其然,是她。她没有说话,只是弯起嘴角,淡淡的笑。那笑里,恍若含着些微责备。仿佛好多年前,她也曾这么对他笑过,还说着体贴的话:王公子,这一别,可能几年内都不会再见,望公子善自珍重。现下天寒地冻,公子身子单薄,但愿这条狐尾能为公子驱逐寒气——

    没来由的,兰台公子心里冒出涩涩的味儿,下意识的,他抓住她的袖角,轻轻道:嬴姑娘,这些年来,你还好吗?

    嬴湄怔了一下,随即苦笑道:多谢千岁惦念。好可能算不上,不过是努力活着罢了。说罢,她悄悄使力,将袖角抽出来,又道:我嫁过人了,夫君姓姬。千岁如果乐意,不妨唤我一声‘姬夫人’。

    王璨愕然,连自己的手滑落下来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那会,别说是他,就是嬴湄身后的两人,亦眉目惊跳,心思晃动。顿时,六只眼睛刷刷的看向她,特别是顾翦,嘴皮动了一下,几乎要脱口提醒——她固然拜过堂,可她也已经和亲秦国过了。然他看看寒水,又看看王璨,终究抿着嘴,没有发话。

    寒水则是眼神复杂,甚至流露出怜悯和悲哀的神情。

    嬴湄却毫无感觉,眼眸落于对岸,凝视着一丛丛黑魆魆的树影,缓缓道:千岁快上船吧。瞧把他们担心的。

    顾翦一惊,忙细细端详,果然看到对岸的中不断闪出诡异的光。显然,那是兵刃沾了月色而闪烁出的寒光。

    王璨颦起眉,瞧瞧身后,再看看嬴湄,果断跌上船。开始,他固执的不肯回头,直到船只划到河中央,离她越来越远,他才转回身。

    她还在!甚至走到月光下,带着笑,默默送他。

    六年的岁月磨去了她的锋芒,却又以另一种方式关怀着他。终于,他见识到她别样的温柔。

    王璨大步向前,以至船身动荡起伏。好容易立于船舷,他瞪大眼,努力想看清那抹纤弱的背影:方才怎么那么别扭?其实早该想到的,这女子和那些人不一样。从第一次相见,她就没有用异样的眼神看过他。她说过,王公子,男儿大丈夫行事要干脆利落,怎可像女儿家婆婆妈妈;也说过,若恨,那就为这份恨意而活,一定要活出个人样!别让人看扁你!现下,他是活出了人样,却忘了问她:你满意我这种变化么?

    此刻再想问,已是不合时宜。

    王璨满心惆怅,及至了靠岸,才发现手下士兵弓成满月,就要放箭。他勃然大怒,抓起头一个士兵就是两个耳刮子,喝道:滚!

    其余人等都吓坏了,忙收起弓箭,闪到边上。王璨再回首时,月光里的身影早已隐于浓荫里,再也寻觅不得。

    河这边,嬴湄三人正不紧不慢的踱回秦营。初时,谁也没有说话,各想各的心思。最终,十八岁的顾翦沉不住气,道:湄姐,你何以认为燕军明日不会打过来?

    嬴湄骤然惊醒,想了想,才道:现在夏国已亡,它的国土秦占了一半,燕则占三分之一,其余零星碎头,由晋、齐、楚三国瓜分。大家都是饕餮胃口,岂能满意?特别是齐国,它远离本土,越过它国加入战团,得来的土地偏又无法长久保全,故最是不满。其余两国,因为分得的城池少,亦一样不甘。可他们没本事,争不过燕国,怀恨在心是必定的。既然人心各异到这种地步,燕国既要对付大秦,又要防着盟友,自然无法再打了。

    那我们杀过去行不行?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