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> 最近更新 > 江山为画醉红颜 > 第20章 争锋

江山为画醉红颜:第20章 争锋

小说:江山为画醉红颜作者:猫三水

    延禧宫内众嫔妃散去后,苍莜脱下身上素色衣裳狠狠地扔到一边:都怪那狐骚的淑妃,还得本宫如同守丧似的为她穿素衣。

    若兰连忙将那衣裳捡了起来,轻轻挂在衣架上:皇后娘娘息怒,这次淑妃葬礼举办得如此隆重,宫里人都夸赞皇后您仁慈大度呢,奴婢猜啊,皇上这几天一定会来看望皇后的。

    苍莜对着铜镜,摘下白玉耳坠冷笑:她们赞我?怕是在背后嘲笑本宫无能吧?尤其是桂嫔,当年她诞下浔阳的时候就曾多次对本宫不敬,背着本宫偷偷往永和宫跑,若不是后来淑妃也诞下公主,恐怕桂嫔到现在还跟永和宫打的火热呢。

    若兰拿起檀木梳轻轻给苍莜梳着头发:桂嫔说到底还是出身低了一些,她原先在府上只是妾侍所生,没什么地位,要不是样貌还算不错,入了宫,哪里能有今天,怕是早早寻了武夫嫁掉了。皇后不用跟她置气,但是桂嫔身边那个熹贵人,看起来精明不少。

    熹贵人?苍莜缓缓念着这个名字,修长的指甲轻轻划在梨花木的梳妆盒上,发出丝丝的声音。

    延禧宫的首领太监段忠言匆匆来报:启禀娘娘,养心殿陈公公求见。

    陈公公?皇后一惊,忙道,还不快请?

    若兰连忙扶着皇后到美人榻上躺好,顺手还贴了一块活血的膏药在皇后的太阳穴处,陈公公进来时一见皇后这般模样忙道:皇后赎罪,奴才不知皇后身体抱恙

    看着桂嫔盛气凌人的样子史美人也只是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皇后抬手捏着帕子掖了掖鼻尖,望着众人摇头:瞧瞧你们,淑妃刚走才多久,你们一个个的这样花枝招展,有说有笑,若是被皇上瞧见了,心里头该怎么想?

    桂嫔连忙跪地:皇后体恤宫中姐妹,心系后宫,与皇上同心同德,臣妾等自愧不如,还望皇后宽恕。

    众妃嫔跟着桂嫔跪地,纷纷道:还望皇后娘娘宽恕。

    罢了罢了,你们一个个年纪轻轻,正是爱美的时候,本宫怎么舍得让你们整天素衣见人?都起来吧。皇后轻轻地摆了摆手,一方绣了茶花的帕子在手中拽着。

    史美人瞅见,又声说道:皇后手中帕子绣的正是淑妃喜爱的茶花呢。

    皇后看了看那帕子,眼中又泛起点点泪光:史美人还算有心,没错,这帕子上正是淑妃喜爱的茶花,从前不觉得如何,可自打淑妃走了,本宫就跟丢了魂似的,好生难受,如今看着这帕子就如同见了淑妃,心里多少安慰一些。说着她抬手掖了掖眼角。

    众嫔妃也都很快陷入对淑妃的思念,大殿里呜咽声一片。

    坐了许久皇后终于起身:本宫乏了,你们都退下吧。

    走出延禧宫桂嫔才深深吁了一口气,声对旁边的熹贵人道:这好端端的一天,尽往自己心里头添堵,淑妃人都走了,还弄得一屋子人跟着受罪,真不知道上辈子积了什么德。

    熹贵人抿着嘴笑道:姐姐这话说的,这宫里头都盼着淑妃走,唯独一人舍不得,就是皇上,皇上这些年专宠淑妃冷落皇后许久,好不容易到了翻身的时候,皇后还不多表现表现?

    桂嫔四下瞄了一眼,凑近了说:听说皇上这几天一直住在养心殿,谁的牌子都没翻?

    熹贵人晃了晃脑袋,那只白玉百合发簪的流苏也跟着晃动了几下:皇后为了淑妃的葬礼日夜操劳,不但在葬礼过后晕倒,还日夜为淑妃烧香念佛,甚至连平常喜爱的衣裳都不穿了,终日素衣,这样的心意,皇上会不感动么?

    桂嫔嗤笑了一声:到底还是她心思多了些。

    正说着熹贵人突然拽了一下桂嫔的衣袖,桂嫔抬眼看见养心殿的陈公公急急忙忙朝着这边走来,桂嫔忙招呼道:陈公公行色匆匆,是要去往哪里?可是皇上有什么急事?

    陈公公来不及擦一擦额头的汗珠:奴才见过二位主子,奴才确有急事,此事关系重大暂时不便向娘娘透露。说完行了礼又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熹贵人看着陈公公的背影,喃喃道:这方向似乎是去往延禧宫的,看样子皇后这次翻身无疑了。

    桂嫔叹了一声:之前皇后将浔阳指婚给穹夜,如今看来并非什么好事,若是他日有合适的机会,我倒是想把这门婚事给推了。

    熹贵人宽慰道:穹夜自伴在太子身侧,又深的皇上赏识,嫁给他应该不会吃亏,这门婚事当着众嫔妃和大臣的面儿给定下的,姐姐若是贸然推脱了,岂不是驳了皇后的面子?

    皇后一向不看好穹夜,如今是伴在太子身侧,谁晓得什么时候寻了个由头就被赶走了呢?总之,我觉得心里头不踏实。桂嫔捂着心口。

    姐姐糊涂,就算要悔婚也得是那穹夜反悔,到时候浔阳公主只是受害者,到了皇上面前落泪几滴,还怕选不到好的人家?熹贵人冲着桂嫔递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桂嫔这才舒展开眉头笑了起来,她顺势将头上一只累丝金凤发簪取下,心翼翼给熹贵人插上:我的好妹妹,要是在这后宫没有你陪着,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熹贵人连忙推脱:姐姐何须这边见外,这些都是妹妹应该做的,妹妹膝下无子,浔阳就如同我的女儿一般,我也希望她后半辈子能荣华无限。

    插好发簪,桂嫔仔仔细细端详了一番:妹妹样貌出众,如出水芙蓉,又如此体贴入微,他日定会怀上龙嗣的。

    熹贵人摇摇头:唉,皇上都许久不翻我的牌子了,恐怕早就将我这人忘记了。

    桂嫔宽慰道:妹妹家室显赫,皇上怎会忘记,你若是说忘,依我看那个身份低微的史美人才是被皇上忘掉的人

    两人一阵窃笑,慢慢走远,史美人站在不远处的道上恨恨地盯着桂嫔的背影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